鲁迅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4-01 | 所属分类:文化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鲁迅与中国新兴木刻2

2012-04-23 17:29:48 本文行家:梁迎春_老狼

目前在世的画家中,近百岁的第一代版画家力群是唯一见过鲁迅遗容的人。力群记得“某天,曹白和一个日本妇女突然坐着汽车来到我门口,接我去画鲁迅像。我就到了鲁迅住的地方,上了二楼,看到鲁迅躺在那儿,还没有进棺材里面去,大家都在痛哭流涕。”

 2 第二代版画家

 

  “看到木刻作品后,感受到国家与个人的关系。我觉得画画不能那样,就走向木刻。”

 

  木刻大师赵延年,就是在这样的火苗下成长的第二代版画家。赵延年被誉为木刻界“奇才”,是高产优产的画家。据粗略统计,他笔下有关鲁迅的创作有170幅左右,是版画界创作鲁迅作品最多的一位。

 

  “我虽然从没见过鲁迅一面,但深受鲁迅精神影响,以及他著作的教诲。”赵延年告诉南都记者。

 

  1936年,正当上海乃至全国木刻运动走向新高潮的时刻,鲁迅在上海病逝,赵延年时年12岁。张远帆说,鲁迅逝世时,在瞻仰鲁迅遗容和送葬行列中,因痛失导师以泪洗面者,尤以木刻青年为最。同年11月,青年木刻家江丰、力群等人筹组“上海木刻作者协会”。但在白色恐怖下,约百人的创作队伍,有的惨死狱中,有的屡遭逮捕、被判徒刑,有的贫病交加、英年早逝。真正坚持下来的,不过三四十人。“所以第一代版画家以及第二代版画家中,出现了断层。”张远帆说。

 

  赵延年第一次知道鲁迅,是在1938后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现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之后。他看到一个同学常常携带一本精装的红色封面的厚书,很好奇。一次下课时,赵延年趁他不在拿起来一看,封面上烫着《鲁迅全集》几个银色大字,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前年,抗日战争爆发,上海除租界以外都已沦陷,成为名副其实的“孤岛”。“我当时正在上课,炮弹从上空划过,租界周围一片大火。”还是学生的赵延年至今记得。

 

  没想到,一本《耕耘》杂志,让赵延年走向木刻创作。抗日战争爆发后,“雨巷诗人”戴望舒避居香港,在香港主编《大公报》文艺副刊之余,策划出版《耕耘》。一次,赵延年与几个同学看到《耕耘》里发表陕北木刻家的作品,他立刻被那些富有时代气息、生活味很浓的木刻作品所吸引,感到这样的作品才有生命力。“我原来喜欢画风景,画静物,画人体,看到木刻作品后,感受到国家与个人的关系。我觉得画画不能那样,就走向木刻。后来,我们几人自发地组织起来成立一个木刻社团,我也刻出了生平第一张木刻———《读》。”

 

  赵延年说,从他第一次木刻开始,就对用钢刀刻木产生了特殊感情。时间愈长,这种感情愈深“我感到它有任何其他绘画工具所无法获取的奇妙的艺术效果。只有用刀才更能表达出我的情趣。大平刀猛铲时发出的‘咔嚓’声,使我感到从事艺术创作这种创造性劳动是最令我心醉的享受。有一次,我刻了一张题为《秋收》的作品,画面上的主体是一个正在收割的农民,整幅画面主要是用三角刀刻成的,通过用排线组成的灰调子来表现天空与稻田。”

 

  1941年,赵延年提前毕业被派到广东省立民众教育馆任艺术干事。由于工作的需要,他负责创编出版一张4开大小的《民教木刻》铅印画报。其间,他常把刚刻好的新作与画报寄到长沙,请第一代版画家李桦指导。李桦每信必复,总给出建议。

 

  数月后,赵延年从李桦处得知,七战区编纂委员会要组织一个战地写生队,他毫不犹豫报了名。

 

  赵延年回忆说,他与刘仑从团、营、连一层一层深入下去,与军官和士兵交谈,画了不少将士速写,并请他们在画上签名留念。还去了俘虏营,看到几十名日军战俘身穿灰色大棉袍在禁区内,有的神情无聊淡漠,还有的脸上仍充满敌意。赵延年对其中的一些日军俘虏也画了速写,让他们本人签了名,记录下他们的个人信息。他从中选出50幅左右,参加了战地写生队的速写展览。这个展览先后在长沙、桂林、韶关等地展出。后来大多作品毁于“文革”。

 

 

    3 鲁迅的面容

 

  “鲁迅的面容,是一张中国现当代历史上最为生动的面容,一张百科全书般开启后来者觉悟的面容。”

 

  1954年,新中国最早的版画专业之一在浙江成立。被后世誉为“两张两赵”的张漾兮、张怀江、赵延年、赵宗藻等名家也齐聚此地,开始了具有开创意义的、新中国版画学科建设的事业。

 

  赵延年开始创作以鲁迅像为题材的木刻,是从1956年开始的。

 

  1956年是“木刻讲习会”创办25周年及鲁迅逝世20周年。当时,北京、上海和鲁迅故乡绍兴等地纷纷筹建鲁迅纪念馆,上海电影制片厂筹拍鲁迅生平的电影,亟须表现鲁迅生平事迹的美术作品。上海美术家协会受委托组织华东地区的美术家进行创作。

 

  赵延年是上海美协的专职画家,参与了创作,也开始了系统认识鲁迅的历程。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朱维明记得,当时上海美术家协会请了鲁迅夫人许广平回答画家所问,在会上,赵延年向许广平提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鲁迅先生平时走路的姿态和穿的是什么裤子?帽子戴的高低如何?第二,是鲁迅在写作中有无站起来走走看看的习惯?

 

  “为了创作,我对鲁迅先生的生平事迹做了初步了解,并读了不少鲁迅先生的著作及历史资料。为了描绘鲁迅,还到鲁迅的故乡走访。”赵延年说。

 

  赵延年记得,第一次到绍兴是一个雨天。绍兴都昌坊小巷还是旧时模样,黑瓦顶上杂草丛生,砖墙斑驳陆离,铺路的都是青石板,行人极少。他遇到一位姓王的老人,是在周家做过多年的老长工“他还记得鲁迅当时是怎样离家出行的:”大先生(鲁迅排行老大)的行李还是我挑咯‘。我听了,顿时来了精神。“赵延年笑着说。

 

  赵延年看着破旧的周家大门,脑子里一下子浮现出鲁迅提着考篮、背着包袱,同送出门口的母亲回首告别的画面。回上海后,他完成了作品《离家》,表现18岁的“走异路、逃异地,去寻求别样的人生”(鲁迅语)的心情。这幅作品后来成为绍兴鲁迅纪念馆的陈列品。“‘文革’中,有人认为我画中的鲁迅回头是眷恋旧家庭,不够革命,撤下后换上了另一位画家的作品,鲁迅怒目攥拳,毅然决然迈步而去。”赵延年说。

 

  五年后,赵延年创作的《鲁迅像》令他家喻户晓。

 

  那是1961年,为纪念鲁迅诞辰80周年,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请当时任教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的赵延年创作一幅木刻作品《鲁迅像》。《鲁迅像》里,沉重的黑色背景中,鲁迅神情严肃,十字围巾围在脖子上,与白色袍子形成了强烈的冲突。

 

  谈到《鲁迅像》的创作和加工,赵延年说,一幅肖像画的创作,绝不能局限于在某一照片里“我着重表现鲁迅的硬骨头精神,以较多的直线,来表达鲁迅的硬骨头精神。鲁迅先生留下的照片中,并无戴围巾的照片,画面中的围巾是我推理加上去的,以围巾的里块、垂直线,同背景上的横向刀触构成强烈的对比,这样更能体现鲁迅先生的人格风貌。”

 

  《鲁迅像》一问世,即受到广泛好评。李允经曾如此评论:“我以为赵延年作《鲁迅像》,是至今为止大约近千幅《鲁迅像》中最为优秀的作品,简直无人可以比肩。”

 

  2011年8月底,在浙江美术馆“鲁迅的面容”展厅内,数百个鲁迅的面容平铺开来,抽烟的鲁迅、低眉沉思的鲁迅、坐着看书的鲁迅、蹙眉挥手的鲁迅……填满了几堵墙。

 

  “鲁迅的面容,是一张中国现当代历史上最为生动的面容,一张百科全书般开启后来者觉悟的面容。从上世纪30年代以来,不同的画家开始对鲁迅的面容进行创作,他或被符号化,成为宣传的工具,或被边缘化。”张远帆说。

 

  “我们这一代已经没有机会再跟鲁迅先生接触,这种机会已经不存在了。但第一代的老版画家,可以说是直接在鲁迅影响下成长起来的。新兴版画能够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状况,可以说是一代传一代,在鲁迅精神影响下,基本上就完全按照鲁迅先生的愿望在创作。”参与鲁迅像创作的浙派四大名家“两张两赵”中的木刻大师赵宗藻说。

 

  目前在世的画家中,近百岁的第一代版画家力群是唯一见过鲁迅遗容的人。力群记得“某天,曹白和一个日本妇女突然坐着汽车来到我门口,接我去画鲁迅像。我就到了鲁迅住的地方,上了二楼,看到鲁迅躺在那儿,还没有进棺材里面去,大家都在痛哭流涕。”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_老狼梁迎春,网民老狼,曾用名大梁、迎春发表文章。针灸师、按摩师,文史研究者、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瓦房店市岭东街道梁迎春针灸按摩所。从事医疗保健工作,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其中医疗保健作品刊发于《大众卫生报》《医药卫生报》《上海中医药报》《广州卫生报》《健康时报》《健康周报》《家庭主妇报》《江南保健报》《中国中医药报》《家庭百科报》《中国老年报》《老人报》《老年周报》《健康与素食杂志》《健康与生活杂志》《家庭中医药杂志》《老年之音杂志》《医食参考杂志》等媒体。邮箱 ...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