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4-01 | 所属分类:文化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鲁迅与木刻精神

2012-04-23 17:31:35 本文行家:梁迎春_老狼

可惜在这个展览上我们太少甚至没有看见类似的当代作品。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鲁迅倡导的木刻精神正在失落?或者它依然活着,但潜行于地下。

八十年前,主要由杭州国立艺专学生组成的“一八艺社”在上海虹口每日新闻社楼上举办画展,鲁迅先生为他们写了序,全文如下:

 

  一八艺社习作展览会小引

 

  现在有自以为大有见识的人,在说“为人类的艺术”。然而这样的艺术,在现在的社会里,是断断没有的。看罢,这便是在说“为人类的艺术”的人,也已将人类分为对的和错的,或好的和坏的,而将所谓错的或坏的加以叫咬了。

 

  所以,现在的艺术,总要一面得到蔑视,冷遇,迫害,而一面得到同情,拥护,支持。

 

  一八艺社也将逃不出这例子。因为它在这旧社会里,是新的,年青的,前进的。

 

  中国近来其实也没有什么艺术家。号称“艺术家”者,他们的得名,与其说在艺术,倒是在他们的履历和作品的题目故意题得香艳,漂渺,古怪,雄深。连骗带吓,令人觉得似乎了不得。然而时代是在不息地进行,现在新的,年青的,没有名的作家的作品站在这里了,以清醒的意识和坚强的努力,在榛莽中露出了日见生长的健壮的新芽。

 

  自然,这,是很幼小的。但是,惟其幼小,所以希望就正在这一面。

 

  我的话,也就是只对这一面说的,如上。

 

  一九三一年五月二十二日

 

 

  这被认为是中国现代木刻运动的发端。

 

  八十年后,一个叫《鲁迅的面容》的大型展览在浙江美术馆揭幕,此则小引被安置在显要的位置。从规模上看,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前者展示的是萌芽,那么后者应当是总结收获吧。

 

  浙江美术馆的展品分三部分,一是鲁迅自己的收藏,包括传统砖拓与碑拓等,多是他住在北京绍兴会馆时攒的,也有投身新文化运动后收集的西洋木刻作品,德国与苏联的都有。二是别人以鲁迅为题材创作的作品,包括摄影与木刻。三是自现代木刻问世八十年来若干具有标杆意义的作品。

 

  许多展品都是平时看不到的,尤其放在一起比较,非常过瘾。

 

  似乎没有任何一种艺术与政治有过如此密切的关联。当年从事木刻的美术工作者,基本上是左翼青年,原因大致有如下几条,一是木刻成本低廉,经济条件差些的也可以弄,不像油画,几近烧钱。二是这种艺术形式更宜于表达粗犷与强烈的感情,也容易推广与成为宣传的工具。三与鲁迅的提倡不无关系,使它从开始就成了左翼文化运动的一部分。

 

  诸如此类背景都让木刻融入了相当强烈的反叛性与现代意识,而这正是当代艺术的根基。记得陈丹青有过七八十年前中国的油画如今看来几无价值,木刻却并非如此的说法。此前认为这个大先生的信徒因为爱屋及乌,未免有点夸张。看了展览,觉得还蛮有道理的。

 

  八十年后回过头来看,最初的那些作品仍是最打动人的。仅仅因为“幼小”的缘故吗?恐怕并不尽然。

 

  上世纪三十年代,共产主义乌托邦正盛行于一时,为底层百姓呐喊与张目是从事木刻的革命青年发自心底的愿望与甘之如饴的做法,甚至可以为之献身。

 

  这么一种热情,运用于刀下,乃展现出非常强烈的风格,把社会的不合理与人生的残酷,撕开来给观众看。

 

  后来,这些起初的木刻运动倡导者,几乎都投身到实际的战斗中去了,然而在血与火中,他们创作的力度却没有随之增强。

 

  这是为什么,也许因为生长的结果总难免成熟?

 

  发展并没有像预想的那样一如既往。

 

  我们看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木刻运动逐渐背离初衷,仅从刀法上看,便显得圆润平滑,没有了当年强烈的感情与富有力量的表达。到了文革,力量倒是得以恢复,那种底层的意味却被伪底层取代。进入改革开放后,形式多样化了,也有许多技法上新的尝试,但总体上给人的感觉还是相对乏力。

 

  这是立场偏移的结果?似乎木刻更加适宜表达的就是鲁迅最初为它规范的内容:对社会的抗争与为底层代言。

 

  而当那些早年的木刻青年完成了角色转换,进入新社会的精英阶层,即使依然有革命冲动,也没了发挥余地。其中不少人更在层出不穷的政治运动中沦为右派或其他冲击对象,困扰他们的不止是地位的滑落,更加折磨人的还有精神上的自责、自困与莫名所以。

 

  这么一种创作状态,如何能有高昂的创作激情?

 

  而其时潜在的“新芽”,也无法露头,或者只能保持“幼小”了。

 

  至于近二三十年的当代木刻,更多地试图对人生与世界作出复杂的阐释,不能说没有成果,却并没有达到震撼人心的效果。

 

  试想如果鲁迅自己来看这样一个展览,他会说什么?

 

  他应当讨厌那么多自己的藏品与以自己为主题的作品,这些藏品尽管也可以归入广义的木刻,与他心目中的木刻运动却是背道而驰的,他细心收藏与拓印的时候正处于命运低潮,无事可干,聊作消遣而已,怎么能够成为展出重要的一部分呢?至于自己的面孔,有必要如此规模地成为创作题材吗?

 

  如果鲁迅健在,他一定会劝那些创作者眼光更多地关注底层民众,一如当年江丰、夏朋、彦涵等人做过的。

 

  可惜在这个展览上我们太少甚至没有看见类似的当代作品。那么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鲁迅倡导的木刻精神正在失落?或者它依然活着,但潜行于地下。

 

  我并不主张作为一种艺术样式的木刻一定得与某种政治观念或社会潮流联系在一起,但这个以鲁迅为旗帜与号召的木刻展览,显然没有很好反映出他所代表的精神之发扬光大。

 

    不知这是策展人的旨意还是情况根本就这样。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_老狼梁迎春,网民老狼,曾用名大梁、迎春发表文章。针灸师、按摩师,文史研究者、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瓦房店市岭东街道梁迎春针灸按摩所。从事医疗保健工作,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其中医疗保健作品刊发于《大众卫生报》《医药卫生报》《上海中医药报》《广州卫生报》《健康时报》《健康周报》《家庭主妇报》《江南保健报》《中国中医药报》《家庭百科报》《中国老年报》《老人报》《老年周报》《健康与素食杂志》《健康与生活杂志》《家庭中医药杂志》《老年之音杂志》《医食参考杂志》等媒体。邮箱 ...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