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百科

创建人:梁迎春 | 创建时间:2012-04-01 | 所属分类:文化

鲁迅警醒又深邃的民族思想,在如今的时代有着怎样的意义?鲁迅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的?老狼将带着您从他的文字背后、生活中、情感上,多方位的进行探讨,走进一个真实的鲁迅。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我们如何接过鲁迅的笔?

2012-05-04 10:50:15 本文行家:梁迎春_老狼

要了解一个活生生的鲁迅,他的思想和灵魂,要允许每个不同经历和成长背景的人,从不同的角度进入鲁迅的内心世界。

我们如何接过鲁迅的笔?——就《文化广场》“纪念鲁迅逝世七十周年专题”访鲁迅长孙周令飞
 

要有一双锐利的、不昏昏欲睡的眼睛
 

《文化广场》:鲁迅先生逝世七十周年了,我们正策划一个纪念专题,叫“接过鲁迅的笔”。您与您父亲把鲁迅精神概括为“立人为本、独立思考、拿来主义、韧性坚守”的十六字令。如果把问题缩小到我们所提的“接过鲁迅的笔”,作为媒体人和文化人,您认为具体应该怎么接?接什么?
 

周令飞:传播鲁迅是为我们民族的未来培养国家栋梁之材。接过鲁迅的笔,是单纯意义上的呢,还是承接他的精神、艺术感染力?可能是职业的关系,我对这个问题有这样的疑问。但无论如何,要接过鲁迅的笔,首先要有一双锐利的、不昏昏欲睡的眼睛,第二要有思想,第三要说真话。
 

《文化广场》:我们这个策划,是由编辑部同仁自己动手,用鲁迅先生一些著名文章的题目,写出自己的见解和思考。这个举动初看似乎有点“疯狂”,因为鲁迅先生至今也仍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山峰,我们这些人怎么会写得过他?其实我们只是希望能勇敢地接过鲁迅的笔,以学习的态度,用同题作文的方式接近和纪念他。不知道您对这个策划有何评价?
 

周令飞:这个创意本身很有趣,也是一种贴近鲁迅的角度。只是你们的这种进入,是站在鲁迅的角度写,还是从自己的角度写?估计如果鲁迅要是还活着的话,希望你们能讲出自己的心里话和观点。
 

我以为,不管采取什么样的纪念方式,在鲁迅去世七十周年的时候,我很希望大家沉静下来,好好思考一下鲁迅对我们这个世纪的作用。如果他是过时的,是没有意义的,那就还鲁迅一个安静的身后。如果大家认为对我们的未来有作用,就应该好好珍惜。不要过后又后悔这么好的东西当时为什么丢弃。或许再反思也没用,像鲁迅说的那些被关在铁屋子里睡觉的人们,被吵醒了还埋怨,为什么要吵醒我,我们想好好蒙头睡觉!虽然如此,还是要反思,静思。
 

不为拆毁,只为建设
 

《文化广场》:您曾经说过过去一直强调鲁迅的政治性、革命性,文学性也强调的是“匕首”和“投枪”,缺了生动性和个性,所以您提出要还原一个真实的鲁迅,特别重视和强调鲁迅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的文化价值。中国现在仍然处在一个社会转型时期,是不是有重新提倡“匕首、投枪”文章的必要?
 

周令飞:从目前的现实生活中我所看到的,人们无论做什么容易一窝蜂,有相当的投机色彩,多元化社会中的选择还不够多元。我们还不太善于多角度多方面的思考,缺乏独立的思考能力,没有足够的自我观察和判断,没有合理的质疑。所以说要还原一个真实的鲁迅,但这只是一个侧面。还原鲁迅,当然不能否定“匕首”和“投枪”的作用,过去过于强调了,现在应该还原到它应有的位置,现在仍需要“匕首”和“投枪”这种战斗的精神,与腐败势力和不良社会风气作战的精神还应该提倡,但最终目的不是拆毁、颠覆,而是为了更好的建设。
 

《文化广场》:您作为鲁迅的后人,同时又是文化人和传媒人,曾经感慨,一身背负着家族和社会的双重责任。您把还原鲁迅的立足点放在您认为最重要的鲁迅的思想上。在文学上呢?您认为还原鲁迅的重点应该放在哪里?
 

周令飞:又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我不是专家学者,也不同意一味地逼人家读鲁迅,这样不会有好效果,反而会激发抵触和反抗情绪。我认为,从文学家的角度看,鲁迅的价值就在于他具有当代的影响力。除了文学价值之外,文学作品的生命力就在于它的思想性。
 

《文化广场》:《拿来主义》是我们这次策划的纪念专题中的一个续写的篇目,同时也是您总结的鲁迅精神“十六字令”中的一条。您认为我们现在提倡的拿来主义应该侧重哪个方面才与鲁迅的精神相吻合?
 

周令飞:鲁迅当时指的是从东方到西方去拿,当时我们是落后的。但我们应该学会取舍,按需所取,拿来我们民族所需要的好的东西。现在我们要从西方拿哪些东西?从宽泛的角度去思考,先进的观念和法律制度应该更重要,是应该急于拿来的。只有依法治国、依法施政,才会打好根基,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另外,对于孩子的教育,西方尽可能培育孩子们的自由发展和独立思考能力,也是值得我们拿来的。只有不断去拿,逐步做一些具体的、细部的改善,也能堵掉漏洞,逐步改变我们的文明生态水准。
 

《文化广场》:《我们怎样做父亲》也入选了我们这次的选题,我想请您回忆一下您做儿子时,您父亲的做法,和您做父亲后有什么不同?
 

周令飞:我们都是自由放纵型的,只要不出格,尽可能提供宽松的发展空间给孩子。现在回想起来,父亲的宽容对我是有极大的益处,因为父亲的宽容使我的人生丰富多彩,我受益良多。因此,我对自己的两个孩子,也是尽可能的一样宽松。
 

《鲁迅是谁》图片文献展将来深圳
 

《文化广场》:有一种观点认为,鲁迅留给人间最宝贵的精神遗产是杂文。除了“匕首”和“投枪”外,更多的是属于“银针”——疗救国民精神上的痼疾;“镜子”——透视中国民族的众生相;“苦茶”——直言在专制制度下的苦涩人生。有人说,只读出“匕首”和“投枪”,而没有体味到“银针”的疗效、“镜子”的明鉴和“苦茶”的回甘,无疑是误读了鲁迅。您是否认同这种说法?
 

周令飞:同意。中国人怕疼,不愿意接触银针;自己长得太丑的,镜子也不太愿意照;苦茶嘛,好像只在湿热的南方有点市场,但这些对人生而言都非常必要。
 

《文化广场》:《鲁迅是谁》大型图片文献展在香港展出很成功,上次您曾提到也想在深圳找一个合适的场地,不知道有没有进展?在国内今年有没有再次展出的机会和可能?
 

周令飞:现在正在谈。在深圳是和关山月美术馆合作,初步定于市民中心,日期可能在11月中下旬,现在正在筹备阶段。明年1月18日是鲁迅到广州八十周年纪念,所以在那时有打算在广州大型商厦开展,现在也正在接洽中。
 

《文化广场》:您在台湾居住多年,能不能以亲身经历讲讲鲁迅在两岸的不同境遇?还有,您的《鲁迅是谁》的演讲活动主要在内地展开,有没有去台湾巡回演讲或展出的计划?
 

周令飞:两年前我就和台北历史博物馆馆长黄光男先生联系过2006年在台北举办鲁迅展的意向,并且有过很明确的约定。但后来,台湾当局的一系列“去中国化”政策使得展览搁置,我的好友黄馆长也调职了,不过我想将来肯定还会有机会。
 

《文化广场》:北大教授韩毓海提出,要重新认识鲁迅,就要回到关于中国的现实中来,要回到鲁迅的作品中去,而不仅仅是将鲁迅还原成人。对这一提议,您是否认同?
 

周令飞:回到鲁迅的作品,这我也想过。既然是一个作家、文学家,就应该在文学作品中还原他。但问题是鲁迅被“模式化”的时间过久,这可能就把他和大家拉开了一个很大的距离,都对他敬而远之。我觉得应该先还原他这个人,再进入他的作品会比较容易吧。从传播学的角度、从个人的兴趣、从思考事情的角度来还原他,我都不反对,这都是一个个不同的角度,不冲突。可能还会有第六、第七个角度。要了解一个活生生的鲁迅,他的思想和灵魂,要允许每个不同经历和成长背景的人,从不同的角度进入鲁迅的内心世界。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梁迎春_老狼梁迎春,网民老狼,曾用名大梁、迎春发表文章。针灸师、按摩师,文史研究者、独立撰稿人、专栏作者。瓦房店市岭东街道梁迎春针灸按摩所。从事医疗保健工作,原创文字至今约六七百万字,散见全国各地报纸、杂志、网刊等,其中医疗保健作品刊发于《大众卫生报》《医药卫生报》《上海中医药报》《广州卫生报》《健康时报》《健康周报》《家庭主妇报》《江南保健报》《中国中医药报》《家庭百科报》《中国老年报》《老人报》《老年周报》《健康与素食杂志》《健康与生活杂志》《家庭中医药杂志》《老年之音杂志》《医食参考杂志》等媒体。邮箱 ...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